因深夜抗议室友与3名男子吵闹 被其砍伤毁容
2019年07月01日

4月25日,合租,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选择。除了生活中能有个伴,更能够分摊房租,大大减少自己的经济压力。但是,居住生活的房子里多了一个人,多出来的就只会是实惠和便利吗?

这两天,一名19岁贵州女孩的微博突然引爆网络,她的合租女室友深夜带回来3名男子,因不堪吵闹,这名贵州女孩提出抗议,却被室友及三名男子砍伤。面对无法恢复的容貌和近两万元的医药费,贵州女孩一度试图自杀,但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警方一直没有采取实质行动。

微博的迅速发酵只进行了一天,昨天,贵阳警方就把四名涉案人全都抓获。事件之所以引发高度关注,是因为现在很多人都在合租,如何去限制室友的行为?如果室友半夜带回三名男子,就真的无计可施吗?

这条发在4月23日凌晨的微博,是19岁的刘雪琪发的。但实际上,这个噩梦开始于3月15日。 左脸被砍两刀,缝了200多针 伤口能看见下颌骨 警察只叫我在家等 这些描述,配上刘雪琪微博中受伤前青春靓丽的照片,引起了大量网友的转发,事件迅速进入公众视线。

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,刘雪琪说,她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合租信息,一个叫张玉柔的女子成为了她的合租室友,一起分担贵阳南明区一处出租房每月1900元的房租。两人一直算是相安无事,直到3月15日凌晨4点左右,室友张玉柔带回来了三名男子。

刘雪琪描述着当时的情况: 他们进来就抱着酒,在那大吵大闹,然后他们就做东西吃,说话声音越来越大。我就说让他们说话小声一点,(我)第二天一早还要去工作。然后他们四个人就直接冲到我的房间里,就开始打人。

由于张玉柔等四人刚在厨房做了饭,刀还没有收起来。紧接着,拳打就变成了刀砍。刘雪琪说: 那个男的拿着刀对着我的脖子大动脉那里,我当时身体自然反应,就用右手去挡了那个刀,把那个刀推开了,他就更愤怒了。那个男的直接拿着刀把我控制在客厅的墙壁上,狠狠地砍了我的脸两刀,砍完之后我就拽住他,他就说,你再不放手的话,你信不信我把你的手也给你砍断。走的时候他连菜刀一起带走了,四个人就一块跑了。

根据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鉴定,刘雪琪的伤情被鉴定为轻伤二级。刘雪琪说: 没有办法恢复到我以前的容貌。下巴的神经已经被砍断了,已经能看见下颌骨的骨头了。

构成轻伤,就意味着构成刑事案件。这时,是3月15日凌晨4点40分左右。5点,刘雪琪报警。案情本身看来并不复杂,为什么刘雪琪一个多月后突然通过微博发声?刘雪琪说,报警之后的经历,反而成了她的第二个困境。 我受伤了以后,警察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到现场,我带着伤去派出所录了口供。现在距离事件发生快两个月了,他们那边没有任何进展。当时那个女生都已经到派出所去录了口供,但是民警就让她走了。

直到前天微博发出前,刘雪琪找了接警的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花果园派出所一次,又是无功而返。刘雪琪说: 我给那个民警打电话,那个民警的态度非常恶劣,他说你这个案子,现在我们已经去抓人了,你要是不满意、不爽,可以去投诉我们。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内心比我脸上的伤还要痛,让我最伤心、最难过的是那些警察的冷漠,还有他们的态度。

无奈之下,刘雪琪决定通过微博向公众寻求帮助。这条微博迅速登上了热门,阅读量200多万,转发评论近两万。仅仅一天后,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:昨天(24日)下午1点,四名涉案人安某、甘某、黎某、张某已经全部到案。

微博发了,人抓了。那么,在3月15日事发、刘雪琪报警至今的一个月零九天当中,警方在忙些什么呢?既然已经构成刑事案件,派出所最初为什么让嫌疑人张玉柔离开?昨天下午,记者致电花果园派出所。

记者:您好,请问是花果园派出所吗?

派出所值班人员:请问哪里?

记者:您好,我是中央广电总台记者,我

派出所值班人员:啊,我现在有点忙。

记者:您不能有点忙,您先等我把话说完好吗?

派出所值班人员:我现在没这么多时间和你讲。

记者随后致电花果园派出所的上级单位南明分局,值班人员表示关于此事的最新情况她也不掌握。

南明分局值班人员:(最新进展)我这不太清楚。

记者:分局这块有没有什么外宣之类的部门?

南明分局值班人员:您稍等一下我再给您一个电话。

记者:这是咱们分局的宣传部门是吧?

南明分局值班人员:对。

但截至发稿前,这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南明分局也并没有对其微博下网友们的提问做出回应,只是在微博中表示,该案正在进一步依法办理之中。

合租,确实省了钱,但也增加了更多不确定因素。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介绍,现在的制式合租合同当中大多会约定一间房的最大居住人数,不能像本案中的张玉柔一样半夜带回三个男人。记者在网上查看了多份合租房制式合同,都有类似 一方要增加入住人数,必须征得另一方同意 朋友来访仅限同性 超过两人来访必须提前告知 这样的条款。但张大伟说,实际操作中很难实现。张大伟说: 现在一般有两种合同,一种是和房主的分租合同,还有一种就是合租。一般情况下都有约束,比如单间一般约定在三人以内。但是有些个案中即使有合同的约束也很难确定。像男朋友、女朋友,或者带一些人回来是属于常住还是临时入住,是属于交友还是居住?这些在租赁市场还没有很明确的合同规范和执行条件。

张大伟坦陈,限于合租这个行为本身带来的人员流动性,隐患天然存在。很难仅靠一纸君子合同来保障人身安全,尤其是当租户通过朋友圈招租的方法找来并不熟悉的室友时。尽量稳妥的做法是选择跟熟识的人合租。